歡迎訪問:8V電影網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8V電影網

最新添加

首頁  »  新聞首頁  »  電影研究院  »  掉粉再多也要揭開這名人的假面

掉粉再多也要揭開這名人的假面

12-17 
 經常有人說,網紅時代改變了一切。

 

比如以前掙錢靠學習,現在掙錢靠臉靠身材靠聊天。

 

網紅這個萬能職業,還讓很多新興職業應運而生。它可以和其他職業做拼貼,比如網紅代購、網紅演員、網紅主播、網紅模特、網紅奶茶鋪……

 

網紅時代,貌似可以無限蔓延。

 

而改變最大的,應該是年輕人的初心。

 

之前的每個時代,年輕人向往無數職業。

 

但現在,一半人都向往當網紅。

 

新華網做過權威調查,這份工作,54%的95后都想做。

 

 

如果你因為這個就對未來的年輕人感到悲哀。

 

Sir勸你大可不必如此……

 

因為全球的年輕人都值得你唏噓一把——

 

《美國摹因》

The American Meme


 

一部拍美國網紅的紀錄片。

 

采訪對象,主要是2013年-2015年之間的網紅,可以說,是紅利期的網紅。

 

都知道,當網紅的最大驅動力,就是錢。

 

網紅,可能始于一場意外,卻持續于一份豐厚的外快。

 

都說網紅掙錢,到底有多掙?

 

紀錄片里的幾位是這樣說的。

 

 

換算過來,一張照片,至少抵得上人民幣30萬。

 

所以理想狀況下,一個不錯的中產,年薪30萬工作30年,也可能不如人家1個月的收入。

 

你能想象嘛,發幾個視頻,然后你就能直接退休了?
 

這個欠揍的表情……

 

比販毒走私來得都快,還省下不少成本,關鍵還不犯法,零風險。

 

可,憑什么?

 

不是網紅的人,死也想不通。辛辛苦苦熬夜加班一年,還不如人家一條20個字的推文?

 

價值觀被震碎,高等教育全廢。

 

而比起賺錢,網紅的人格形態,更讓人端小板凳。

 

比如這位。

 

一身油脂配腦袋頂上一撮海草,在ins上獲得了1050萬的粉絲。

 

 

此人匪號胖猶太,放我國,就是一個“游泳健身了解一下”的目標用戶。

 

 

百分之百死肥宅,按咱爸媽的老觀念……這孩子咋辦喲,對象都找不著。

 

但在美國,他靠著這造型硬是殺出了一片天。

 

在照片里,他可不乏女人緣。

 

 

拍攝現場,迷死人。

 

 

好吧,你說他丑,一點亮點也沒有。

 

可很多人就是看上眼了,真的,多瞅兩眼,你就沒看出來點可以在《權力的游戲》跑跑野蠻人龍套的意思?

 

甭管你理不理解吧,人家符合互聯網邏輯。

 

互聯網邏輯是這樣:

 

別管背后的原理,反正有流量就有錢。

 

錢還可以以各種看似反經濟學的方式滾錢。

 

比如他要是開心了,還會給人送錢

 

 

發一個推,X月X日在X樓X號房間,等你來拿錢。

 

你要是信了,那可能就會像這個女孩一樣……

 

一開門,以為自己會被砸死,所以沒敢站在地上的標志處。

 

然后……你就被錢砸爽了。

 

 

估計這么玩,流量又要上熱搜,又會帶來更多的錢。

 

這點子其實不稀奇,國內不少主播肯定也想這么玩,但怕被封。

 

可人家在美國這么玩,卻受邀參加白宮晚宴,奧巴馬現場問妻子,你要不要也把辮子綁成他這樣?

 

 

美國地大物博,網紅其實也分階層。

 

比如就有在藝術鑒賞力和社交能力上遠遠碾壓“胖猶太”的網紅。

 

攝影師基里爾。

 

 

他的工作其實就是拍照,聽上去還蠻正經。

 

呵呵……拍什么呢?

 

夜店!

 

他是這里的王。

 

在他的國度,酒和奶油要澆在女人身上,然后,大家互舔。

 

 

你要說,神經病啊!酒不要錢啊!

 

可他給出的邏輯很簡單,并且,深入骨髓。

 

 

夜店,沒有人是來聽歌的。

 

都是來買醉,然后找炮友。

 

可這不是很羞羞難以啟齒嗎?那就需要點瘋狂。

 

而瘋狂,由基里爾專供。

 

 

只要美國某城市的夜店,打出他駐場的消息,當晚絕對爆滿!

 

和對“胖猶太”的生理審丑不同。

 

基里爾讓這里的人穿著衣服,卻又好像沒穿(當然前提是身材夠好)。

 

他說,我從不在清醒的時候和人交談,只有酒精,才能讓人類恢復正常。

 

如果你已經開始產生反感,那是你沒見到下面這些人——

 

更極端的,為了求一個效果炸裂,人家會挑戰生命底線。

 

有點《蠢蛋搞怪秀》的意思。

 

 

是,我們也有,什么生吃蟑螂,生吃狼心,玩驚險的交通事故……各種舍命博點擊。

 

觀眾每看到一個奇觀,背后可能都是傷害。

 

 

我們真需要這種刺激嘛?

 

當我們深陷其中,我們會不會忘記真正有價值的快樂是什么?

 

很可惜,在手指劃動手機屏幕時,不管你什么學歷什么智商,你的感官都是茫然而被動的。


此時你調動的情緒和思考,甚至不比一個幼兒園小孩強多少。

 

看著看著,你可能就拋棄了思辨,拋棄了修養,成為簡單的只會宣泄情緒的低級生物。

 

 

就像紀錄片開頭所說,我們在嗑藥,藥的名字叫“點贊”。

 

 

同樣利用生理刺激,艾米麗·拉塔考斯基還算相對溫和。

 

一個大美妞。

 

 

2013年她在youtube有過一次全裸出鏡。

 

于是一下子走紅,推特至今都有1900萬粉絲。

 

 

然而,裸露沒有成為她之后主打的標簽。

 

上過雜志封面,也并不靠剝削自己肉體。

 

她更多的,是活出了女人的小主張。

 

 

當然也有“條件”不如她的。

 

布蘭妮·弗爾蘭。

 

用扮丑的模樣,傾吐生活中真實的丑陋。

 

 

用新一點的思維來解釋:

 

就是一個以自嘲為主業的、搞笑喜劇演員。

 

 

不少國內網紅模仿過她,可稱網紅中的網紅。

 

因此,她也入選了2015年《時代雜志》年度30大互聯網影響力人物榜單

 

對,她就站正中間。

 

 

你可能想知道,這么愛笑,應該成長得很幸福吧?

 

可是當她回憶童年,卻想起一大段被不斷孤立、霸凌的經歷。

 

科技的發展讓她有機會做回自己,互聯網的界限,也是某種對網紅個體的隔離保護。

 

不論是大美妞還是怪咖女,網紅確實讓她們收獲了錢,以及自由。

 

來,聊一個基礎問題。

 

為什么人們喜歡網紅?

 

1、窺私欲,有。

 

2、奇觀,有。

 

3、打發碎片時間,有。

 

可這一切的根源,其實都是某種自我不滿

 

網紅的粉絲,大多在現實中束手束腳。網紅,充當了粉絲的情感投射。

 

因為自己做不到,所以對能做到的人會表示認可、敬意、喜愛;當然也可能表達鄙視、討厭、憎惡……可這,依然可能是一種自我不滿的投射。

 

Sir覺得,不論這種追隨會結出什么心情果實,我們最需要小心的是:

 

追網紅讓我們減弱了自我思考的動力,所以我們可能會產生更多的自我不滿足。

 

(是的Sir大學學的就是心理學)

 

來,讓本片最大筆墨介紹的人物粉末登場,因為她,堪稱美國網紅界的鼻祖——

 

你已經快忘了的帕里斯·希爾頓

 

 

出身名門望族,家財萬貫。卻因放肆的照片,和火爆網絡的性愛視頻,成為第一代“美隊”。

 

……美國網紅大隊。

 

 

她積攢了半輩子的封面。

 

出門走哪都是攝像機快門聲伴奏。

 

 

金·卡戴珊,當年還是希爾頓的實習生。

 

 

粉絲們把這個沒有童年陰影,沒有生活壓力,卻和如今網紅們殊途同歸的女人,想象成耶穌。

 

 

她偶爾也會認為自己真的是耶穌,覺得給很多人帶去了治愈的圣光。

 

 

當然,人越往上走,就一定會遇到連財富和顏值也解決不了的問題。

 

當初不雅視頻流傳后,她一度想自殺。

 

 

但痛定思痛后,她反而借機發揮,用女性優勢強勢回歸……你們不就這么想我的嗎?給你。

 

 

Sir相信她并不那么樂在其中。

 

就像基里爾也同樣厭倦了那份夜店里聲色犬馬人人艷羨的工作。

 

說實話,他說自己在咬牙苦撐。

 

 

那么, 為什么網紅們這么賣力,這么喜歡扮丑、扮蠢,犧牲色相甚至自我傷害?

 

因為網紅們都有一個共同的隱憂,那就是:

 

我什么時候會不紅?

 

網紅們的主要困境,恰恰是對“淘汰”太自知。

 

 

網紅真正的焦慮,是沒人能夠一直紅下去。

 

任何一種人生都有高峰低谷,但對網紅來說,可能就是幾天的事。

 

這絕不是一份安穩的職業,比如在短期內快速積累財富,追求提升階級的資本。

 

至于成本?你有多少,你掏多少。

 

當網紅的目的,是為了再也不當網紅。

 

所以在電影的結尾,網紅們說出了心聲。

 

胖猶太決定把賣酒當事業,不再把粉絲當衣食父母。

 

 

布蘭妮·弗爾蘭決定不再在乎粉絲,丟粉就丟吧,我得顧一顧我自己的幸福。

 

 

甚至連希爾頓也在不斷開發自己的剩余價值。

 

做演員不行,那就賣臉嘛——在“反表演”的虛擬現實領域,她把網紅姿態的面部物理邏輯,留給了世人。

 

 

網紅的生命是短暫的,但長江后浪推前浪。

 

安迪·沃霍爾在40年前就說過,“將來,每個人都可以在全世界出名15分鐘。”

 

 

當時聽起來挺美,現在聽起來挺慘。

 

網紅、熱點、以及這時代的各種焦慮,其實和生命周期很像。

 

熱點加速從我們身邊消失。一波波的焦慮剛出生、沒解決,就已經被新一波焦慮替代。

 

不知道這篇文章的讀者,有沒有一半人想成為網紅。

 

是,成本低,門檻低,長得漂亮有特技,年輕為什么不賺一把呢。

 

可你要注意哦,今天這篇提到的網紅,之所以還有選擇未來的權利,因為他們曾是金字塔頂層。

 

而在網紅生態的下幾層,很多年輕人只是在20歲左右放縱了一把,到了30歲已經錯失了成長,和進入穩妥職業的良機。

 

選擇這條路,就是一場豪賭。

 

在走上賭桌之前,你以為看見的是天堂,但那只是天堂死過很多次的模樣。

 
开心网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