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8V電影網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8V電影網

最新添加

首頁  »  新聞首頁  »  電影研究院  »  像她這樣搞姬、出軌、露乳,誰敢說她放蕩

像她這樣搞姬、出軌、露乳,誰敢說她放蕩

12-17 
 巴黎,世界公認的時代之都,藝術之都和浪漫之都。

 

有些故事只能在巴黎發生,就像貝托魯奇的《戲夢巴黎》和《巴黎最后的探戈》。

 

在這里,一切放浪都會成立,一切縹緲皆可落實。

 

這方充滿魅力的水土,令無數人心馳神往。

 

哪怕有著混亂之處,卻玷污不了它的美。

 

前陣子大規模的暴亂一時讓人以為巴黎淪陷于此。

 

巴黎永遠是巴黎,黑壓壓的警力戒備前方是一群人用音樂和舞蹈重喚著城市氣息。

 

不斷吹刮自由與開放,情感與欲望的風,仿佛讓人心中的那團火燃燒地更為旺盛。

 

說起這點也挺有趣,麥瑟爾夫人去到巴黎酒館說自己丈夫出軌,臺下毫無反應。

 

當她問道:“誰被你丈夫的秘書在公共場合襲擊過?”幾乎在場所有女士都舉了手。

 

別看這種事是司空見慣的,倒退個100多年,女性就算在巴黎也是受到嚴重的壓制。

 

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時候,法國才允許女性騎車騎馬,但女性在著裝上仍有要求。

 

長裙是最安全的選擇,穿得暴露甚至只是穿褲子都會觸怒旁人。

 

在這樣的時代環境下,有位雙性戀女作家竟敢和丈夫一起出軌

 

還在舞臺上故意露點,與同性接吻。

 

光是她18歲到34歲的這段人生,就已經有一部電影那么精彩。

 

《柯萊特》

 

 

這部傳記片出自《依然愛麗絲》的兩個導演之手。

 

沃什·韋斯特摩蘭執導,理查德·格雷澤編劇,他們在一起了20多年。

 

但理查德在2011年確診為“漸凍人”。

 

當《依然愛麗絲》讓朱麗安·摩爾捧回小金人時,理查德正在醫院里度過自己僅剩的生命。

 

奧斯卡頒獎禮3周后,63歲的他離開了人世,留下了他早在2001年就寫好的《柯萊特》電影劇本初稿。

 

沃什替自己的愛人拍完了他未完成的作品,并在片尾注明:“獻給理查德。

 

柯萊特,全名西多妮·加布里埃爾·柯萊特,法國國寶級女作家,寫作生涯里無一敗筆。

 

她的作品各種暢銷,很多都被搬上了舞臺和銀幕。

 

小說《謝里寶貝》被改編成了電影《謝利》,由米歇爾·菲佛主演。

 

知名的中篇愛情小說《琪琪》在50年代被改編成百老匯舞臺劇《金粉世界》,柯萊特挑中了還在荷蘭當芭蕾舞演員的奧黛麗·赫本,請她來演女一號。

 

正是通過這個契機,奧黛麗·赫本收獲了戲劇世界獎,接到了《羅馬假日》的試鏡邀請。

 

后來《金粉世界》被拍成電影,并在31屆奧斯卡上斬獲9項大獎

 

除了作家這個身份,柯萊特還是出色的舞劇演員、時尚記者、美妝商人。

 

這個奇女子絕對是icon級的人物,她跟呂西安·勒隆和香奈兒都是朋友。

 

美國作家杜魯門·卡波特在1970年還寫過關于她的短篇故事,名為《白玫瑰》。

 

我國當代作家阿乙也曾感言:“柯萊特已辭世60余年,然而我感覺,無論是她寫的東西,還是她個人的活法,都在我的未來。

 

此次飾演柯萊特的是英倫玫瑰凱拉·奈特莉,這也是她第一次奉獻同性激情戲

 

其實柯萊特本是法國勃艮第的一個鄉下姑娘。

 

她遇到了比自己大14歲的作家威利,兩人情投意合,時常幽會。

 

沒有嫁妝的柯萊特與威利結婚,隨他來到巴黎生活。

 

前腳還沉浸在田園風光與大自然作伴,后腳柯萊特就邁進了名流聚集的文學沙龍。

 

那時的她還涉世未深,在貴族鴻儒的談笑風生中顯得無所適從。

 

婚后的甜蜜沒持續多久,威利就背著柯萊特在外面養了女人。

 

現場捉奸,丈夫還來了句:“親愛的,你是來接我的嗎?

 

不愧是文人,狡辯起來也要搬出大道理。

 

男人都是這樣的,我們是弱者,是欲望的奴隸。

 

柯萊特一時無法接受,架不住丈夫的花言巧語,她又回心轉意了。

 

可是歸根結底,威利嗜酒嗜賭愛面子,花錢如流水也不顧收支。

 

寫樂評賺的那點錢不夠揮霍,想寫小說致富又沒那個毅力和才華。

 

已經有在幫威利處理信件的柯萊特,又被丈夫要求寫小說以維持生計

 

小說寫出來了丈夫一開始還嫌它太女人氣賣不出去,但眼看家里越來越窮也只能把它修改一下交給出版社。

 

結果這本《克羅蒂娜上學》取得了驚人的成功。

 

而作者一欄,只寫著威利的名字。

 

柯萊特一再的寬容妥協,換來的竟是丈夫的得寸進尺

 

一本書不夠,還要繼續產出。寫作進度不如意,威利還把柯萊特鎖在房間里逼著她寫。

 

激蕩在心頭的強烈思緒都落到筆尖,柯萊特痛苦的創作又迎來了外界的好評。

 

在威利眼里,比起愛人,柯萊特更像是一個玩偶,一棵搖錢樹。

 

為了公關效果故意造勢,威利讓柯萊特剪去一頭長發,和舞臺劇里的克羅蒂娜如同孿生姐妹,引人遐想。

 

與此同時,柯萊特的自我意識也在覺醒。

 

她不掩飾自己對其他女人的喜愛,威利對此還很支持。

 

可柯萊特沒想到,與自己纏綿的美國伯爵夫人,也在暗中被丈夫壓在身下。

 

這算是……間接3p了?

 

這件事不愉快地翻篇了之后,威利和柯萊特也一直保持著開放性婚姻

 

可能從這里開始,柯萊特以后的情史十分豐富,作品內容也不免被人批評是“非道德的“。

 

與男裝扮相的侯爵夫人米西交往,柯萊特更加追求獨立自由,去活的灑脫。

 

不論是穿著男裝上街,還是在紅磨坊的舞臺上衣著暴露,親吻同性,公然露乳,柯萊特的這些行為都飽受爭議,被視作粗鄙的挑釁

 

丈夫這回沒法干涉她,但柯萊特不寫書就沒錢解決他的開銷。

 

克羅蒂娜四部曲火到不行,女主角的造型被女同胞們競相模仿,她的名字也成了風靡的商標,印在香水瓶和糖果盒上。

 

可見,克羅蒂娜的版權絕對是個香餑餑,威利卻背著柯萊特把它賣了

 

5000美元成交,克羅蒂娜從此再不屬于柯萊特或是威利。

 

終于,柯萊特主動結束了這場如同商業投資的婚姻。

 

因為克羅蒂娜是兩個人僅存的羈絆,丈夫把妻子的原型都能出于一己私利拱手讓人,再糾纏下去也是毫無意義。

 

如果不是威利,柯萊特可能還在鄉下,也接觸不到上流成不了作家,可也就僅此而已。

 

這個負心漢壓榨了她太多,之后的路都是柯萊特自己闖出來的。

 

離開丈夫投入到舞劇中的她有感而發的寫下了《流浪女伶》

 

后來她過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等到柯萊特老年時不禁感慨:“我擁有過多么美妙的人生,只希望我能早點意識到這一點。

 

由于離婚,她去世后不能享有天主教的葬禮,但法國為她舉行了國葬

 

她是第一位被葬在拉雪茲神父公墓的法國女作家,肖邦、莫里哀、王爾德都長眠于此。

 

才華予以她底氣,閱歷予以她膽識,柯萊特無懼于世俗眼光,掙脫傳統的枷鎖。

 

巴黎若是個女人,應該和她一樣美吧。

 
开心网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