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8V電影網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8V電影網

最新添加

首頁  »  新聞首頁  »  電影研究院  »  《戲隱江湖》: 這才是新國風該有的樣子

《戲隱江湖》: 這才是新國風該有的樣子

12-17 
 喊喊嗓開了腔,《戲隱江湖》登臺開唱。

 

“看完一集想安利全世界”這句話在網絡中的評論尤為亮眼,很明顯將京劇和搖滾結合,將二次元和三次元互通,用京韻大鼓講故事,用“戲癮癥”形容一類特定的人群,“我吹爆這個畫風”,“一口氣看完12集”,“發現了一個新的大陸”“完全燃起來了”在網友的好評大量涌來之后,骨朵專訪了該劇的導演鄒四維,和他聊聊關于這次《戲隱江湖》中“不規矩”的嘗試。

 

有形式感的外在,有要將戲曲文化沖出桎梏的決心,“炎黃郡就是我的烏托邦。”《戲隱江湖》的導演鄒四維是一位妥妥的“戲癮癥十級患者”,同時也是國家京劇院的演員,“我從來沒有想用國風的東西去討好觀眾,但卻想用這樣的內容去吸引他們。”

 

《戲隱江湖》導演 鄒四維

 

從鄒四維的身上能感受到一種特殊的力量,從小學習唱京劇,一路從國戲附中走到了中國戲曲學院,又走到了國家京劇院,“京劇是一個集大成的藝術形式”。

 

初涉新國風,問道炎黃郡

 

但也無法否認,京劇早已經從當年的大眾文化變成了如今的小圈層文化,并且自身的生存空間不斷被擠壓,一方面有人在自視清高的不屑于和不了解的京劇的人去接觸,另一方面則無奈于京劇越來越不被世人所理解和喜愛,總要有人跳出來做點兒什么,像裘繼戎,像王珮瑜,還有現在的鄒四維,他們都是用自己的方式盡可能地去突破圈層。

 

京劇圈鼎盛時期,不比現在娛樂圈差。一位名角的演出同樣場場爆滿、一票難求,“那會兒也就是沒有紅毯、沒有直播,不然和現在的娛樂圈也沒有太大差別。”梅蘭芳有自己的梅社、裘盛戎有自己的戎社,班社的概念就好像現在的藝人經紀公司,把京劇的角兒捧紅,這個班社也就火了。

 

于是《戲隱江湖》將這樣的盛況還原到了炎黃郡,第一集中,甲乙丙丁走上了戲魁盛典的紅毯,有萬千觀眾的矚目,也有攝像機跟拍,臺下一眾票友吶喊,而甲乙丙丁代表的也就是京劇中的生旦凈丑。在炎黃郡,他們是真正的角兒。

 


“京劇是我從小耳濡目染的,我覺得它在我這里就是國風,響當當的國風,而且一定是有民族自信在里面的,如果觀眾看完這部作品,或震驚于劇中出現的文化,或真的能倍感自豪,那我的功能也就達到了。”相比于苦口婆心的去灌輸文化思想,鄒四維明顯選擇了一個更為輕松有趣的方式去引導觀眾。

 

所以其實《戲隱江湖》里,京劇內容的比重是點到為止的,起到引領的功能,“希望大家知道京劇也是可以酷炫的,可以燃的,只要大家走進這個世界觀里,才會發現有更多的口味可以選擇。”這是鄒四維的野心,要讓中國的年輕觀眾感受到傳統文化的魅力。

 

“不瘋魔、不成活”是《霸王別姬》中段小樓兩次用來形容程蝶衣的臺詞,也是《戲隱江湖》中甲用來形容患有戲癮癥的丙時說的話,“戲癮癥”是一種病嗎?是,但更是一種狀態,“我有好幾個同事,就像瘋子一樣,走在西單的大馬路上,戲癮就來了,見誰都不好好說話,直接念戲詞,這不就跟得了病一樣嗎?”

 


鄒四維的堅持和執念是《戲隱江湖》的開始,“我算是一個離經叛道的人”,這是他對自己的評價,沒有在自己最習慣和最舒適的圈子里自high,而是選擇做出一部作品,來接受觀眾的審視。

 

《戲隱江湖》是一場冒險,在此之前,沒有一部作品將這么多的國風元素融合,也沒有人能將這么多專業的內容做的扎實,鄒四維找到了自己的興奮點,這樣的興奮點也試圖在影響觀眾。

 

戲魂大于天,隱身次元間

 

“作品出來之前,說什么都是白說,只有別人看見了這個作品長得什么樣我才能接受到來自于別人的反饋,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和堅持是不是正確的。”從小在京劇的體系中成長的鄒四維也很難跳脫出這個圈層,“你和外界的載體是排斥的,更別說融合,但凡有一點兒融合,就會有N多人來diss你,真的,所以說這條路非常難走。”


 

要不出來一部這樣多重跨界的作品,首先得把京劇琢磨透了,其次還得搞明白動畫到底是怎么回事兒,這兩件事兒都不是短功夫能做完的。

 

《戲隱江湖》從2016年底開始籌備,每集20多分鐘的內容,一共12集。在開機之前,鄒四維也已經準備了一些動畫的部分。

 

“我們也一直在找怎么去平衡二次元和三次元的點。”《戲隱江湖》的制片人陳燕說,“尤其是前三集,動畫第一集炫酷的打完了,再到后面的過度,而且三次元部分,說實話,還是有一些問題的,我們跟著剪輯師,一起剪了20多版。”

 

三次元的部分,拍攝周期一共只有22天,時間緊、任務重,再加之最初故事設計的單集時長更短一些,后期確實也在用動畫部分找補一些內容,二次元的人物形象已經設計好了,在演員方面,就需要盡量的去貼合。這也是縮短二次元和三次元內容差距的重要一環。

 


飾演甲的演員是鄒四維的師哥,本身就是一名武生,自身功底自不必說了,“他在戲曲學院的時候堪稱萬人迷,在舞臺上的范兒特別棒,試鏡的時候甩發一帶,眼一吊,他的樣子就是甲了。”

 

乙的飾演者龍潔則是一個廣告行業出身的模特,而且五官也有“高級臉”的感覺,丁是導演一眼就看中的,自身的長相和身上的痞勁兒都符合了丁的人設,“這幾個人確實都不是演技派的,但卻都是很貼合動畫人物的。”

 


戲曲圈的人不一定了解影視,再加之這也圈層有著幾千年的堅持,一些新的形式很難得到他們的認可,對于鄒四維來說,讓觀眾喜歡或許能靠著絢爛的場面和精彩的劇情,但想要讓圈內人也喜歡,就是要實打實的真東西。

 

新生代破次元,斗戰新國漫

 

“很高興,我周圍的戲曲圈的人都很喜歡這部作品,甚至是熱血沸騰。”兔爺唱著炎黃郡和人間道之間的規則時,用的是一段京韻大鼓,而為這一段內容配樂彈弦子的老師就是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繼承人,甲乙丙丁和魑魅魍魎在舞臺上打斗的那段戲,負責打鼓的就是《霸王別姬》電影里的鼓師。

 

“每一個環節我們都盡量做到味兒正”,再加上劇中《霸王別姬》(劇中《霸王別介》)《一代宗師》(劇中《一代祖宗》)《讓子彈飛》(劇中《鵝城落馬記》)《黑客帝國》(劇中《黑頭帝國》)和斯坦李(斯坦駿)、宮崎駿(宮崎李)的出現,不同文化交通的情況也同樣出現在炎黃郡。


 

戲癮癥讓丙來到了炎黃郡,帶著問號臉,心情一有變化,臉上的符號也開始變化,也同樣是戲癮癥,讓鄒四維在現實生活中尋找自己,“丙的變化是一種現代人焦慮的表現,我也有這樣的感受,家里煙灰缸的煙,大多數都只抽了半根。”

 

男主角時三在思考和焦慮的時候選擇依靠著電線桿抽煙,沒抽兩口,腦海中里的二次元世界就沖了出來,有李小龍也有邁克爾杰克遜,煙抽到一半,最后自己燃盡還燙到了手指,鄒四維唱京劇時也同樣是凈角,唱戲時畫著花臉,“出戲則明,入戲則昏”說起來簡單的八個字,做起來卻并不那么容易。

 

出戲入戲之間,是兩種人生的不同體驗,也是鄒四維的精神世界和現實生活,但隨著舶來品、街頭文化、流行文化的入侵,鄒四維的精神世界也在被擠壓,“你看中國會做《中國有嘻哈》,但怎么沒見美國做《美國有京劇》呢?這事兒一琢磨,就是血淚史。”

 


這是文化輸出的不對等,《戲隱江湖》就想要扭轉這個局面,不是強調誰應該更好,而是一種平等友好的交流,虛擬樂隊那場別開生面的演出就是這種思想的體現,乙在舞臺上打著架子鼓,丁則彈著電吉他,時三在中間唱著流行歌曲,臺下的觀眾反響強烈。

 

還有劇集一開篇,甲乙丙丁和裘繼戎飾演的魑魅魍魎在祠堂的那場打斗,視覺效果足夠炫目,這也同樣是二次元文化和三次元文化的碰撞,裘繼戎作為裘派的嫡傳弟子,是中國文化的代表,而這段二次元動畫的制作,又運用了日本的二維特效去處理,這何嘗不是另一種融合?

 

丁穿越進了互聯網世界,看到了真正的“木馬病毒”、看到了貼著小廣告的小黃車、看到了網警、自拍工具、朋友圈點贊、購物網站等,雖然這和近期上映的《無敵破壞王2》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戲隱江湖》更有中國互聯網特色,這其實是個不輸于迪士尼的腦洞,只是因為經費有限,最后的表現形式略有不同,更沒有任何抄襲的可能。

 


丁是四個搭檔之間最被流行文化影響的一個,但當他進入到網絡世界后,仍然會有一些不適應,這何嘗不是京劇自身對于互聯網文化的困惑?

 

“這部劇,我看了幾百遍,現在不會再看了。再看可能就是幾年之后再審視自己了吧。”《戲隱江湖》是鄒四維的嘗試,每走一步都誠惶誠恐,但至少,觀眾看到了一頭巨獸的雛形。

 

“上映之后的第一個晚上,我睡的最踏實,努力這么久,戲演完了,評價是觀眾的事兒,我去繼續練功了。”鄒四維謝幕退場,《戲隱江湖》第一季12集封箱。

 
开心网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