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8V電影網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8V電影網

最新添加

首頁  »  新聞首頁  »  電影研究院  »  我想挺一部沒人看的國產好片

我想挺一部沒人看的國產好片

12-17 
 近兩年,秀演技的綜藝節目火了起來。

 

去年《演員的誕生》一經播出,便源源不斷地為網友輸出了豐富的鬼畜素材。

 

 

今年第二季改名成了《我就是演員》,品質明顯提高不少,上周也已經圓滿收官。

 

似乎,觀眾們真的開始重新認識演員這個職業,好演員也開始被正視和關注。

 

但幾乎同時,出現了一個令人心疼的新聞。

 

65 歲的濮存昕最近接受了采訪,在被問到有沒有影視方向的計劃時,他坦言,沒有機會,因為自己演的東西沒人看。不過,現在還能在舞臺上演話劇就很好了。

 

所以,好演員的春天真的來了嗎?

 

這其實真的難說。

 

 

綜藝畢竟是綜藝,在真實的影視圈里,能力值和曝光度,從來就不是成正相關的。

 

今天魚叔要說的電影,也是一部沒什么曝光度的電影——

 

《冥王星時刻》

 

 

毫不夸張地說,這是魚叔今年在院線看過最好的國產藝術片。

 

不過,一提到「藝術片」三個字,大多數人就發怵。而《冥王星時刻》如今的處境也并不例外。

 

電影自知受眾不多,并沒有大規模公映,而是選擇了限量點映,排片占比不足 0.1%

 

既怕觀眾不買賬,又怕被誤讀口碑下滑。

 

而進入該片的豆瓣評論區,更像是進入了平行宇宙,口碑兩級

 

業內人士大都給出了清一色的好評,而誤入的普通觀眾,看完后難免一臉懵逼。


 

說得好聽一點,這是「曲高和寡,知音難覓」。

 

誠然,魚叔并不十分推薦非文藝片愛好者入坑此片

 

但事實上,我一直都不大主張將影迷分成「專業」或是「普通」,觀眾就是觀眾。

 

當一部電影出現時,臺下的觀眾感受到了什么,就是什么。


那種感受只要是真實的、不帶惡意的,或許有水平之差,但真的沒有什么高低貴賤之分。

 

況且,就《冥王星時刻》來說,它和咱們觀眾之間的距離,也沒有想象中那么遙遠。

 

所以,今天魚叔就試著簡單拆解下這部國產藝術片,究竟好在哪里。

 

 

影片的背景設定在陰雨綿綿的神農架,劇組一行 5 人來到此地采風,為了拍攝一部名叫《黑暗傳》的電影。

 

神農架這個地方,大家并不陌生,這里有著關于野人傳說。

 

而除此之外,還流傳著來自遠古的歌謠,這就是劇組要找的《黑暗傳》。

 

 

《黑暗傳》是當地歌師代代口耳相傳的歌譜,只在葬禮上吟唱。

 

它的傳唱歷史可以追溯到明、清時期,它用古樸的語言描繪著人類之前的歷史,因此被譽為漢族首部創世史詩。

 

但《黑暗傳》年代久遠,會唱的歌師大都作古,再加上現在的葬禮越來越現代化,能聽見《黑暗傳》的可能性更是少之又少。

 

講到這里,貫穿本片的第一條線索已經出現:尋找《黑暗傳》

 

 

再來,剛剛我們提到這是一次劇組的采風之旅。為什么采風?除了在路上收集素材之外,最重要的是尋找靈感。

 

本片的男主王準(王學兵 飾),是一名藝術片導演,他計劃拍一部關于《黑暗傳》的電影,卻陷入了創作瓶頸,始終沒法動筆。

 

所以他帶著團隊去了神農架,期待著在路上、在行進途中,靈感能自己找上門來。

 

影片的第二條線索出現:尋找靈感

 

 

然而這一條采風之路,并不順利。

 

在采風開始之前,本來當地政府說好了借劇組一臺吉普車代步,卻突然跳票變成面包車,而且還得付費。

 

 

但神龍架地形復雜,面包車地盤低,遇到小河溝就走不了了。

 

深山老林里,車馬不通,一行人只能徒步。


可是越往山林深處,越是原始,越是難辨方向。

 

到了這個時候,整個旅程的目的似乎單純了許多:尋找出路

 

 

從尋找《黑暗傳》,到尋找劇本靈感,再到尋找出路, 這三種尋找可以說是并行發生,也可以說是呈現一種刪繁就簡的遞進關系。

 

而無論怎么理解,尋找都是其中的關鍵詞

 

《黑暗傳》,是關于世界有人類之前的歌謠,它本身就是對世界之初,人之初的尋找

 

靈感,是無數藝術家們前赴后繼想要牢牢抓住的瞬間迷狂而尋找靈感本身就是一場不斷重復的精神苦旅。

 

而路,在片中看起來最為具象,但其實卻更具象征意義。

 

人找路,一方面是在找出口的位置,換個角度來想,也是在找自己在這迷宮中的相對位置。

 

找路,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找自己。

 

 

很多魚友應該也發現了,《冥王星時刻》其實可以算是一部公路電影

 

沒錯,剛剛魚叔縱向剝開了片中這條路的三層意義,現在我們再橫向來看,說說走在這同一條路上的人

 

這一條路上一共五個人,身份不同、年齡不同,在這條路上的分工也不同。

 

導演王準已經介紹過了,不再贅述。

 

丁制片(劉丹 飾),一個干練的中年女性,和王準是老相識。

 

她一邊要幫忙拉投資,一邊還得處理劇組內部的各種矛盾。

 

 

度春,大學生,在劇組負責拍攝影像素材,也是王準的粉絲,她喜歡他的電影,卻不大能看懂。

 

她特殊的姓氏就來自當地,她跟著采風也是尋找精神的歸途。

 

 

小白,人如其名,涉世未深的新生代演員,單純努力,一路上盡力想要討好導演先要贏的角色,卻始終被忽略。

 

 

老羅,是個小官,在劇組做向導,給一行人帶路。為人熱情,喜歡許諾,但說話總是不算話。

 

 

五個人,老中青三代,有男有女,前前后后走在一條路上,這里的戲就多了。

 

但導演偏偏放棄了在人物關系上強做文章,而是將心思花在了營造人物間的孤立感上。

 

這就需要說回影片冥王星時刻,這其實就是指人生中那些半明半昧,分不清將會走向光明還是會墮入黑暗的迷茫時刻。

 

那一刻并非全然的黑暗,全黑了也就死心絕望了,那一刻是在黑暗之前的未知,是徘徊在深淵旁邊的茫然無助。

 

 

每一個人都會經歷這樣的冥王星時刻,孤獨感是那一刻的最重要的注解之一。

 

影片中,明明五個人同行在一條路上,但他們每一個人,其實都是在人群中獨行。

 

 

這種生而為人的孤獨感,與外界深深的隔閡感,導演選擇用了最精妙也是最簡單的方式來表現——焦點

 

影片中五個人,在路途中都將獨享一段自帶主角光環的時刻,他們將階段性地各自成為影片的主角,承包鏡頭的焦點位置,而其他人都在焦點之外。

 

哪怕這個暫時的主角只是在無意義的打盹,甚至其他人之間正在發生更重要的對白和互動,也不例外。

 

 

這樣的處理方式,似乎有些不合邏輯,準確地說,是不符合敘事邏輯。因為正常情況下,不應該哪里有戲,鏡頭就對準哪里嗎?

 

事實上,導演本就無心敘事,他要捕捉的,是人物的心理狀態。因此他的視覺邏輯是基于人物的心理邏輯的

 

 

舉個簡單的例子,大家就明白了。

 

我們都有過這樣的時刻,在熱鬧的聚會里突然感到抽離。

 

明明和朋友們同處于一個房間,明明周圍都是認識的人,明明他們說的每一個字我都聽得懂,但是我卻無法參與,像是被一扇無形的玻璃門隔絕在外。

 

那一刻,無論周圍正在發生什么,他人正在交流什么,都全然與我無關,就像進入了平行時空,周遭的一切似乎都在我的外。

 

 

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數影片在表現人物之間的隔離感時,往往會用一種更為典型的鏡頭方式,在拍攝正反打時使用單人鏡頭而非過肩鏡頭。

 

意思就是說,一個人獨享整個畫面,同一個空間里的其他人不會進入畫幅之中。通過畫面上的隔離,表現人物的孤立。

 

李滄東的《燃燒》里就有很明顯的一段,女主角在富家子弟無聊的聚會上起舞,沒有人真的在乎她舞蹈的內容,她的出現就是共大家新奇取樂而已。

 

因此畫面是這樣呈現的。

 

 

在這組正反打中,女孩和富家子弟們都獨享各自的鏡頭空間,身體的任何部分都沒有出現在彼此的世界里。

 

而《冥王星時刻》顯然沒有采用這種慣常的方式。

 

導演沒有選擇將與主角無關的閑雜人等踢出畫幅之外,而是用虛實交代關系,面對人與人真實的心理處境,他的鏡頭更加誠實。

 

人一直以來不就是這樣嗎,我們共存,卻實難共情。

 

 

這個狀態翻譯成魯迅的話就是:樓下一個男人病得要死,那間隔壁的一家唱著留聲機,對面是弄孩子。樓上有兩人狂笑;還有打牌聲。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著她死去的母親。


人類的悲歡并不相通,我只覺得他們吵鬧。

 

如果說,魯迅的話還給人留有余地,說的是不相識的人之間冷漠麻木,無法共情。

 

那導演章明用鏡頭寫下的,似乎就更悲涼了,我們彼此熟識,甚至可以暫時依靠、相互觸摸,但依然無法共情。

 

人啊,原來是患有嚴重社交障礙的社會性動物。

 

 

其實《冥王星時刻》有嚼勁的地方還有不少,人物錯綜復雜的關系,性感而不情色的氛圍,對電影行業現狀的反思……

 

不過這些都是大家自己認真觀影就能獲得的部分,魚叔就不賣弄了。

 

今天魚叔其實用了不那么常規的方式在講電影,沒有故事情節、沒有主線人物,甚至沒有主創信息,而是回到電影本身。

 

縱向從電影的「」,橫向從電影的「」,用兩個切面簡單解讀了《冥王星時刻》。

 

也是希望大家能看到電影區別于其他藝術形式的獨特的層次感。

 

 

其實一直以來我們對于電影的評判都挺矛盾的,不是過分吹捧,就是過分苛求

 

我們衡量好電影的標準也變得粗暴單一:精彩的故事,炸裂的演技,幀幀壁紙般的畫面,引起強烈共鳴……這些標簽,是標準也是限制。

 

但魚叔期待,我們能從電影里看到更豐富的世界。

 

《冥王星時刻》里有一句臺詞說:觀眾應該看他們平常看不見的東西。

 

的確如此。

 

可是,因為平常難看見,初次見面難免就會有陌生感,出現理解障礙。這其實就是藝術電影現狀的必然。

 

不過,一回生二回熟,咱們多打幾次交道不就好了嗎?

 
开心网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