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8V電影網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8V電影網

最新添加

首頁  »  新聞首頁  »  電影研究院  »  別拿生命發生性關系,但也別拿生命造謠

別拿生命發生性關系,但也別拿生命造謠

12-13 
 這段時間有件新聞,一直郁積在Sir的胸口。

 

今天,是時候說一說。

 

前不久,一張微信截圖在社交網絡引發了一場“艾滋病恐慌”。

 

一名叫“動物無常”的網友,在截圖中炫耀自己成功將艾滋病傳染給一名大二女孩。

 

 

直到幾天前,警方將該男子抓獲,經疾控中心檢測,血液中HIV抗體呈陰性,未感染艾滋病毒,截圖中的照片只是自己女友的背影。

 

涉案男子已被依法拘留。

 

 

類似的事件,已不是第一次出現。

 

總有人利用大眾對艾滋病的恐懼,別有用心地制造恐慌。

 

有人謠傳新疆艾滋病人在大盤雞中滴血傳染疾病。

 

 

甚至到今天,還有人相信針筒扎人能傳染艾滋病。

 

 

艾滋病傳播途徑只有三種,一是性接觸傳播;二是母嬰傳播,三是血液傳播,而且艾滋病病毒在體外很難存活

 

一旦發現自己發生了高危性行為,或被惡意傳播艾滋病毒,也要冷靜,可以服用阻斷藥物來防止病毒在體內擴散,最長不要超過72小時,阻斷率基本上能達到100%

 

而對于患者來說,雞尾酒療法能使潛伏期大幅度拉長,患者若堅持服藥,甚至可以與正常人無異,使艾滋病演變為一種終生服藥的慢性病

 

關于艾滋病醫學研究每天都有新進展,可多數人對艾滋病的認識依然停在初級階段。

 

謠言始于偏見,偏見導致歧視。

 

每年的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旨在宣傳和普及預防艾滋病的知識,全面預防、積極治療、消除歧視。

 

今年,世界衛生組織請來易烊千璽作為中國健康大使。

 

比疾病更難治愈的是歧視

 

 

我們不缺口號,但想要更有力地消除歧視,在Sir看來,缺的可能是這樣一部電影——

 

《費城故事》

Philadelphia

 

 

電影上映于1993年。

 

在那個時間點,全世界對待同性戀者和艾滋病患者都普遍有誤解,心生抗拒。

 

故事改編自真實事件,因一件隱性歧視而起——

 

剛剛被事務所委以重任的律師安迪(湯姆·漢克斯 飾)突然被解雇了。

 

高層設計陷害,以工作失誤為由開除了他。但安德魯心里清楚,自己被趕走的真實原因是:

 

他是一名同性戀者,還不小心染上了艾滋

 

在美國,1990年出臺的《殘疾人法案》就規定,任何機構不能歧視艾滋病患者,但當時沒幾個艾滋病患者用這條法律來捍衛自己的權力。

 

可安迪不同,他是名律師,決定將事務所告上法庭。

 

我打算告他們非法解雇

 

 

(丹澤爾·華盛頓 飾)是安迪找上的第十個代理律師,前九個都不約而同拒絕了他。

 

喬是個自由律師,大小案子都接,聽了安迪的遭遇他毅然決然地……say no。

 

他本身就對同性戀有偏見,更別說一個患有艾滋病的同性戀。

 

我不喜歡同性戀

 

 

導演喬納森·戴米(代表作《沉默的羔羊》),從電影一開始就通過各種細節,拉扯出大眾對艾滋病患者的歧視的距離。

 

事務所高層解雇安迪時,故意把椅子放到桌子的另一端,越遠越好。

 

 

當喬得知安迪有艾滋病的時候,馬上抽開手,向后退。

 

 

談話中,他的注意力完全不在安迪說了啥,而是他摸了啥。

 

 

安迪到圖書館查閱關于艾滋病歧視的書,被圖書管理員“邀請”去私人研究室。

 

 

說話中間他下意識地,捂住口鼻。

 

 

什么是歧視?

 

它不僅僅是表現出行為、語言、態度上的不平等對待。

 

更深層次地,它是一種思維模式——

 

形成此種歧視,是因其不基于個人價值

只以群眾所采取的態度作為考慮的結果

 

 

但歧視會帶來什么?

 

“你歧視我,我就報復你,我活不成,也不讓你好過。”

 

許多關于艾滋病的謠言,就是利用最險惡的動機去揣測,想在心理上找到歧視的合理性——你看,離他們遠點是對的。

 

但我們在不愿意放下歧視的同時,殊不知自己已經成為了恐慌的受害者。

 

而結束這樣的偏見,不能只靠等。

 

安迪拿起了法律。

 

這不單單是一件非法解雇的案子,更是一場關于“恐艾”的辯論。

 

法庭上,被告方繼續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測這些將死之人。

 

事實是

安德魯·貝克特快死了

事實是

安德魯·貝克特在生氣

因為他的生活方式,所作所為令他短命

在憤怒之中,他正被鞭笞著

他要別人付出代價

 

 

而喬則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安迪的人格和價值不應因為他是同性戀、有艾滋病而有所貶低。

 

尊重,也是從細節開始。

 

開庭第一天,喬介紹安迪“曾”是一位……話音未落,他馬上改口:

 

現在也是一位出色的律師

 

 

庭審的過程,堪稱一本庭審教科書,Sir希望你們去看,不多贅述。

 

最后的結果,安迪和喬勝訴。

 

除了利益損失和精神損失之外,陪審團判處事務所懲罰性賠償478萬2千刀。

 

 

《費城故事》在美國電影中是里程碑式的。

 

它是好萊塢第一次直面艾滋病、反對艾滋病歧視的作品

 

上映之后,引起巨大反響。

 

1993年全球上映的電影中,它以2億美元的全球票房,位列第九。

 

 

湯姆·漢克斯憑借這部影片獲得奧斯卡、柏林雙料影帝,布魯斯·斯普林斯汀創作的《費城大街》獲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

 

 
Streets of Philadelphia - 加載失敗 ╥﹏╥
 
 
00:00 / 00:00
 

 

 

歌詞是這樣寫的——

 

在費城街頭的夜晚,我可以聽見血液在血管里流淌

如同那雨點般緩慢而虛弱

天使是不會來照看我們的

這里只剩下我和你了 朋友

我感到生命正緩慢地離我遠去

請你用純潔的吻來接受我吧

抑或我們像這樣孤單地互相遠離

代表兄弟之愛的城市 我稱之為家的地方

不要背對著我 我不想孤獨

一個人跟我說話 叫我的名字

告訴我沒做錯什么

我不該因為愛而蒙羞

 

電影和歌曲的廣泛傳播,極大地提高了人們對艾滋病的認識——艾滋病,不是一種道德疾病。

 

事實上,艾滋病已經可防可控。

 

艾滋病人,也不應該比其他病人背負更多的原罪。

 

歧視和恐慌不會解決問題。

 

反而還可能制造出更多問題。

 

 

是的,到目前,還沒有根治艾滋病的特效藥。

 

但我們可以消滅心里的病毒。

 

在《最愛》里,演員就與現實中的艾滋病人一起拍戲,吃住。

 

 

這樣的待遇,是小演員胡澤濤從來沒有想象過的。

 

他因為母嬰傳染患上的艾滋病,母親去世,父親再婚。

 

一家人在一起吃飯時,他看著鍋里的菜,想吃,但只能舔舔筷子。

 

 

十二歲的他,從來沒有被父親允許自己夾菜。

 

而他似乎也懂事地接受了這種“我有錯”的暗示。

 

但欣慰的是。

 

柔軟能改變堅硬,接納能終結對立。

 

前提是,你愿意。

 

 
开心网手机版下载